傍上女领导第83章他没要她

2020-01-22 21:27:12 来源: 汉沽信息港

傍上女领导 第83章 他没要她

第83章他没要她

林诺一想到自己和刘立海睡了一晚上,心就乱跳着了。给他吧,给他吧。内心有个声音在这么喊着,林诺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真的把自己脱光了,她走进了洗手间。

刘立海正在洗澡,水雾里,洁白如雪莲盛开的林诺,突然闯进刘立海的眼睛里时,他的血管全暴开了,林诺的身材真的好极了,浑圆的身体翘起来有一个漂亮的弧,山峰丰满而挺立,看上去漂亮极了。特别是在水雾里,丰满得如仙桃般让人嘴馋,此时,尽管他和冷鸿雁不止一次在浴室里男欢女爱过,可如此陌生,清新的一具肉体闯进来的时候,刘立海还是控制不自己的欲火。

刘立海不是圣人,他想女人。特别是此时此境,他的欲念如春天的野草般疯狂地往外冒着,任凭他怎么想挡,都没有这种挡的力量了。

刘立海的眼睛,似乎被林诺粘住了一样。林诺确实是个尤物,身上的肌肤光滑得如绸缎一般,摸上去手感极好。而且林诺的身上该凸的地方,凸得如山峰,该凹的地方凹得双手就可以合围。那个小蛮横,在水雾之中,扭得那么活灵活现,那个白白嫩嫩,被分成半圆状的屁股,随着林诺腰枝的扭动,在刘立海眼里进进出出般地挑逗着,引诱着-------

刘立海忍不住,那是一具与孙小木完完全全不同之美的肉体,此时那么新鲜地盛开着,整个人闪着尘世间动人的诱惑力。

“我,-----”林诺大嘴唇刚一透出这个字的时候,刘立海整个人扑向了她,接着就是他的嘴压在了她的厚嘴唇之上,把林诺要说的话全部堵了回去。

林诺其实想说,她愿意把真正的次给刘立海。可是张开嘴说了一个“我”字时,后面的话怎么也说不出口,好在刘立海扑了过来,好在刘立海主动堵住了她的嘴。

此时,一股被电流击中般的麻酥感迅速穿遍了林诺的全身,她不由自主地探着,而刘立海一边和她纠缠的同时,一边还在玩弄花洒的水在两只山峰之间留恋往返,林诺整个人似乎散了架一般,骨头全部软了,化了----

林诺站不住了,她往一边退,而刘立海随着林诺的肉体也往边一退着,终,林诺被刘立海压到了墙角边。花洒的水还在哗啦啦地流着,而湿溜溜的两具肉体已经整个地压到了墙边上,-----

刘立海已经控制不住自己,或者是此时,他也不想控制自己,他满目全是一具新鲜而又美丽的身体,满脑子就是一个念头,他要这个女孩,此时,此刻,他就要和她溶为一体。

就在这个时候,大约是林诺的后背被什么弄痛了,她不由自主地喊:“痛,痛啊。”

“痛,痛啊,-------”,这是小木在新婚之夜喊的话,“小木,小木,”这个名字不自觉地浮了出来,接着孙小木那一身优雅而含苞欲放的身体,那么不合时宜跳进了刘立海的视线之中,此时,林诺不见了,取而代之全是孙小木,她的笑,她的痛,她的小心,她的讨好,一股脑儿地全涌了上来,刘立海迅速松开了林诺,或者是他不得不松开林诺,他进行不下去,他丢下了林诺,冲出了洗手间。

“小木,”刘立海内心的呼喊声越来越大,在他的呼喊声中,身体迅速萎靡不振。

他还是忘不了小木,他还是没办法真正地恨孙小木。

林诺的眼泪,林诺此时的心情,复杂得她自己都没办法形容,她搞不懂这个男人怎么啦?她也搞不懂这个男人为什么会弃她而逃。

林诺受伤了,没几个女人在这种时候不受伤的。她的魅力,她的主动,她的侮辱,此时全部涌进了林诺的内心之中,她盛不下这些内容,可她又不得不把侮辱拧出来,扩大,再扩大着。

林诺的内疚没有了,林诺对刘立海的怨恨骤然而生,至少这个男人讨厌她,不喜欢她。至少,她这个送上门的货,被人无情拒绝了。

林诺从洗手间走了出来,她没有发出任何声响,似乎整个房间没有她的存在一般,她穿衣服,她扣上扣子,都静得只剩下刘立海一个人的心跳声。

林诺没有再哭,也没有再看刘立海一眼。而刘立海此时真不知道如何面对林诺,如果酒后对林诺的占有是无意的,那么刚刚的一幕呢?他酒后已经错了一次,他不能再错第二次。至少在他现在不可能真的娶林诺的时候,至少他现在无法给林诺一个交待的时候,他不能再碰她。

两个人都沉默地穿好了衣服,两个人都没有再多看对方一眼,直到小周打来,刘立海才说了一句:“走吧。”

两个人一前一后地往外走,又一前一后地上了小周的车。小周没有多问一句话,车内便是可怕的沉静,尴尬的沉静。

刘立海有些生气,生自己的气。他这是怎么啦?他干嘛要和秦洪来一趟清河寨,这个寨子,这个山庄,总是让他与女人纠缠不清。一个冷鸿雁,一个孙小木就让他更痛心的,现在突然又多了一个林诺,是啊,一个给了他处子之身的女孩,接下去他该如何面对她呢?

车子快到县城时,刘立海对小周说:“你等会带林诺去买个,我把她的不小心摔坏了。”

“不需要。我还不至如穷到买不起一个。”林诺在座位后面冷冷地说了一句。

刘立海不得不回头去看林诺,林诺的脸冷得如冰块,刘立海便知道她真的伤了这个女孩,是啊,昨晚他睡了她,早晨,她主动要求的时候,他,他却弃她而走。

一句对不起,已经没有任何用处。刘立海知道。

刘立海回过头,从车上撕下一张纸,写下了一串,然后回过头,把纸条递过林诺说:“这是江大刘教授的,每年公务员笔试和面试时,他都会参加。你去找他,我也会给他打讲你的情况,你一定会考上的。”

此时,刘立海觉得对这个女孩,可做的就是这些。他不能告诉这个女孩,他想到了孙小木,他忘不了孙小木。他不能说,那是他内心的伤,是他现在不能去正视的疤痕。

林诺想拒绝,她想早点离开这个男人,可不知道为什么,当刘立海如此说话时,当他递过这张写着和地址的字条时,她还是伸出了手,还是接过了刘立海的帮助。

车子里的空气似乎流通了一些,林诺想说点什么,可话全卡在了咽喉处,她也不知道自己此时对这个男人到底是什么样的心态和情绪。

“我就在这里下车,你带林诺去买。”这个时候,刘立海让小周把车子停了下来,前面就是去专卖店的叉道口,刘立海没再回头看林诺,径自下车了。林诺盯着远处高大俊逸的一个背影,眼泪,不争气的眼泪啊,黄豆般地往下滚着。

小周感觉后面坐着林诺有些不对劲,往后看了一眼,见林诺满脸都是泪,从车前座的车备柜里,抽了几张纸巾递给了林诺,林诺接近纸巾,低声说了一句:“谢谢。”

小周回了一句:“不客气。”便把车子往前开着,直到店到了,小周才回头说:“林小姐,下车吧。”

林诺已经把眼泪擦干了,不管怎么说,刘立海走了,她和他能不能再见面,都是一个问题。

小周去停车了,林诺等在店门口,她没有进店,她想等小周来后,告诉小周,心意领了,她不需要小周替她买。可就在这个时候,林诺被一个人扯了一下,她顺着力量看过去,秦洪手下的小李子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她身边,她担心小周来了看到不好,赶紧说:“你来干什么?”

“老板让你听。”说着,拨了一个号,把递给了林诺,林诺拿着往里面走,她希望在小周赶来之前,小李子能够消失。

秦洪在里问:“你和刘立海的司机去店干什么?”

“我的早晨不小心摔坏了,他非要赔我一人新的。”林诺解释了一下,不知道为什么,她说不出刘立海三个字,这个名字似乎很近,又似乎很遥远一般。

“你借小周的用一下,给刘立海打,让他过来,帮你挑。”秦洪在另一端指示着林诺。

“我不想让小周买,我自己买。”林诺说这话时,拿眼睛去看门口,好在小周还没到。

“呵呵,知道心痛他了?可人家也没要你啊。”秦洪阴阳怪气地说了一句。

“你,你在监视我们?”林诺恐惧地问了一句。

“对,你所有的行动全部在我的监视之下,所以,你要放老实一点。小周马上进店了,你赶紧把还给小李子,按我说的办,否则我马上通知医院停掉你母亲的治疗。”秦洪恶狠狠地说完这话后,就径直挂掉了。

济南市第五人民医院
海盐县人民医院怎么样
常德银屑病权威医院
河北男科医院
柳州那个医院可以治白癜风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