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品邪少 第5696章 口蜜腹剑

2019-10-12 23:29:15 来源: 汉沽信息港

绝品邪少 第5696章 口蜜腹剑

“都是一些社会名流的话,恐怕没有这么简单啊!”这个时候,在派出所的所长办公室里面,有两个人在说话。请大家看全!

其中一个是一个年长的中年人,大概是四十多岁左右,接近五十的样子,而坐他对面的另外一个,则是个年轻人。

这个人正是左铭鼎。

“其实也不用那么麻烦,舅舅只要找个理由关他个一天两天,这就够了!”一边说话的时候,左铭鼎冷笑一阵,搓了搓手说道:“现在外面的狗腿子可是挺多的,一旦有了点儿事的话,都会成为他们碗里的菜!”

被左铭鼎称作舅舅的人正是夜宁区派出所所长王师成。此时的他正在一遍遍抚摸着左铭鼎送来的皮箱子,脸上的表情,很明显喜形于色。

“呃,这个……”稍微楞了一下之后,王师成清了清嗓子,转而弄得一副郑重其事的样子对着那左铭鼎说道:“好外甥啊,其实吧……这群人闹事犯法理当被抓,也不正是舅舅的职责所在吗,这么客气干嘛?”

“呵呵,不过一点儿小意思罢了,我是看舅舅一直作为人民公仆,没少在这方面劳心劳力,用这点儿钱买点好吃的补补,将来好为大家都做更多的实事可不是?”左铭鼎也不愧是一个口蜜腹剑的家伙,嘴上功夫说的简直溜。

“好说,好说!”王师成看到左铭鼎好像还没有要走的意思,便是很好奇的问道:“好外甥,你还有什么事吗?”

左铭鼎站起身来。

“其实也没事!”他离开座位,绕着房间里面懒散的走了几步,上下打量了一下,而后用一副漫不经心的口气说道:“是这样的,那群为非作歹的不法分子,舅舅,你就看着办吧!”

“哦?”一开始没有明白对方是什么意思,可是在听到他这么说,然后仔细的校对了一下他的眼神之后,王师成忽然笑笑着说道:“好外甥,你这是要做大事吗,这么绝?”

左铭鼎挥挥手。

“呵呵,替人带个话罢了,舅舅不必多想!”一边说着,左铭鼎对着他微微笑笑说道:“放心吧,这是赤龙帮方面的意思,舅舅不必担忧!”

“是吗,果然有一套!”王师成满意的笑笑。

左铭鼎冲他打好了招呼,准备出门。

“好外甥!”看到对方都已经出门了,王师成忽然对着他说道:“有的时候吧,做点儿大事固然没错儿,但你得稍微小心着点儿,别翻船啦!”

左铭鼎转头过来。

“多谢舅舅的好意提醒!”他淡然的笑了笑,走了。

一个人静静的出了门,川灵谷还在那儿等着他。

两个人上车,开车。

“事情都办好了?”虽然川灵谷在众人的面前都是身份极高的存在,但是左铭鼎这漫不经心的态度似乎证明了对方根本没有入他法眼的意思。

川灵谷点头。

窗外的风景快速的从眼前逝过,夜色也变得美丽,但是川灵谷却陷入了沉思,他的眉头也变得更加的紧绷起来。

“左先生,我想跟你提个事!”川灵谷似乎犹豫了很久,还是一口气说了出来。

“请说!”左铭鼎依旧是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他连看也不看川灵谷,两只眼睛直勾勾的盯着窗外的风景。

“川某不才,或许不能够跟明辉科技继续合作了!”一边说着,川灵谷转过头去,定定的盯着左铭鼎,似乎在等待着他接下来的回应。

什么回应也没有。

左铭鼎只是把手伸进兜里,掏出来一包烟,再从那包烟里面掏出来一根,打火,点上。

“川先生什么意思?”长长的吐出一口烟圈出来之后,左铭鼎对着川灵谷说道:“这不可像你的作风!”

“没,只是感觉以川某的才能,或许并不能为贵公司做出什么贡献!”川灵谷似乎很不习惯对方那边传过来的烟味儿,用手挥了挥,然后咳嗽两声说道:“而且,川某有自知之明,跟左先生这样的高人比起来,我们是两个世界的人!”

左铭鼎笑了笑,长出一口烟气。

“大哥,大哥,你没事儿吧!”看到叶无缺一个劲儿的盯着墙面上看,黄杰跟杨龙都凑了过来:“您在看啥呢?”

“随便看看,这也有错儿?”叶无缺没好气的回头看了他们两个一眼。

一开始杨龙还仗着自个儿是这里原来的老大,不甘心屈居于叶无缺之下,楞是跟他闹了好一顿脾气,不过还是被黄杰说服了。

毕竟叶无缺的实力摆在那里。要是他们在这种人面前还作死的话,那可真是不得不死了。

“没错儿,没错儿!”听到对方这么一说了之后,两个人都吓得要死,赶紧唯唯诺诺。

看到牢狱里面两个原来的老大都这么低声下气得跟条狗似的

,那里面其余的那些个贼徒们,他们更是不敢跟叶无缺对着来了。里头好些个人,他们到现在还在用手揉捏着自己的伤口。

话说这叶无缺下手也挺狠的,从之前进来到现在,起码也有好几个小时,这些个家伙居然都还是疼痛不已,可见叶无缺当时下手有多重了。

其实他也压根儿没咋的下手,还酌情考虑的给他们减轻了自己的拳力,不然的话,这些个家伙现在就不是安安静静的靠着墙揉伤口,而是早就被横着抬出去了。

“大哥,我看你貌似有些眼熟!”看到原本热闹的牢狱里面突然沉默下来了好久,黄杰这个马屁精再次对着叶无缺说道:“咱们是不是在哪儿见过?”

叶无缺好奇的回头来看他。

“不认识!”一阵冷峻的口气,倒也让人心寒。

只不过黄杰楞是没有当回事儿,还是挺兴高采烈的说道:“大哥,我怎么,怎么楞是好像……”一边说着,还在那儿不停的抓耳挠腮。

“哦,哦,哦,我记起来了,记起来了!”听到黄杰这么一说,当时就有另外一个囚徒从旁边的一个墙角位置站起来。他几步走到叶无缺的跟前,猛然说道:“原来是你!”

叶无缺抬起头。

本书来自:

济南糖尿病医院住院部电话
黑龙江盛京银屑病医院收费高吗
济南糖尿病医院的电话是什么号
黑龙江盛京银屑病医院乘车路线
济南糖尿病医院咨询电话是多少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