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巴南200亾赴丧宴後疑食物狆毒入院

2019-11-10 21:08:50 来源: 汉沽信息港

重庆巴南200人赴丧宴后疑食物中毒入院

事发巴南界石镇,卫监部门疑为食物中毒;“丧事一条龙”垫付治疗费

本报讯 ( 常宇 实习生 陈梦书)巴南区界石镇一农家办丧事,请来“红白喜事一条龙”在家中连办六天丧宴,孰料前天中午的一顿丧宴出现问题。前天傍晚到昨天清晨,赴宴的200多人相继因为腹泻、腹痛等症状入院。

目前,巴南区卫监部门已经介入调查,初步判断为疑似细菌性食物中毒。

丧宴放倒两百食客

昨天下午3点,来到巴南区界石镇中心医院,在住院部二楼的过道上,都摆满了临时病床,大群男女老少三五成群,或坐或躺在病床上打着点滴,他们都是吃了前天中午那顿丧宴的食客。

“我是发觉不对后,个到医院的!”躺在过道临时病床上的陈富珍告诉,办丧宴的主家姓徐,前天是死者出殡的日子,所有亲友和周围邻居都去吃了一顿丧宴。起初,陈富珍等食客没有任何反应,当到傍晚的时候,自己感觉腹痛,同时头晕呕吐和腹泻。

晚上7时许,再也无法坚持的陈富珍来到离家数公里的镇中心医院检查治疗,随后,她在医院发现了越来越多的熟人住了进来,而且症状都和她基本一样。病房住满了,过道里也临时搭起病床。

宴席包给了“一条龙”

据调查,丧家将丧宴承包给了“红白喜事一条龙”,老板姓张,昨天他在医院里一脸沮丧。询问其举办丧宴一事时,他以不知情为由回避。

随后找到丧家主人徐文吉,他称过世的是自己的爷爷。他们家找到专门为农村举办红白喜事的“红白喜事一条龙”老板张某。“一连办了六天,没想到一天出这种事!”徐文吉告诉,前天是爷爷出殡的日子,当天中午出殡后是一顿丧宴,准备了35桌每桌价格298元标准的饭菜,但只坐满了29桌,按每桌10人算,约有近三百人赴宴。宴会完毕,徐家还与张某结算了办丧宴费用2.3万余元。

徐文吉昨天告诉,吃了丧宴之后,大部分食客和他的家人,都出现腹痛腹泻等症状,到医院治疗。徐称,张某所采购的食材都是每天采购,应该很新鲜,但不知为何会出现这种局面。

疑为食物中毒

巴南区界石镇政府综治办副主任张泽平告诉,他们接到村民报告后,立即与区卫监部门联系,值班镇领导和镇村干部都赶到医院了解情况。据他们统计,总共住院人数为83人,目前已有部分食客经治疗出院,其余人也没有生命危险。

随后来到巴南区卫生监督所,分管业务的陶副所长介绍,他们在前天晚上10点接到镇政府报告后,立即赶到界石镇进行调查,取样化验,并对当天的餐具食物进行封存。综合目前信息,他们初步判定为疑似细菌性食物中毒,但具体化验结果还得一周后得出答案。

目前,“红白喜事一条龙”的老板张某出资垫付所有食客的治疗费用。

纵深》》

“红白喜事一条龙”应该那个部门管?

采访中发现,每逢婚丧嫁娶,过节祝寿,农村居民普遍有操办宴席习俗,却给食品卫生安全带来了隐患。

中毒事件多发在农村

据市卫生局卫生监督所2007年前三季度的统计,全市共接到食物中毒事件报告35起,其中22起发生在农村地区,主要发生在农村家庭宴席和农家乐聚餐。据了解,该镇在本月初也发生过一起60余人食物中毒的事件。

此次操办丧事的丧家称,当地居民办红白喜事一般请“一条龙”来操办,省事省心的同时也有巨大的健康隐患。

按照市政府办公厅2004年颁发的《重庆市农村家庭宴席卫生管理办法》的有关规定,对就餐人数100人以上的农村家庭宴席实行提前24小时备案制度。举办者将就餐时间、就餐人数、场地卫生条件、菜品清单、厨师健康状况等情况向乡镇人民政府备案,由乡镇人民政府登记。但是,这次丧家却没有向当地镇政府报告宴席准备情况。问起原因,对方答称“不懂这些规定”。

“一条龙”是个管理空白

巴南区界石镇政府综治办副主任张泽平告诉,他们之前也召开过会议,将工作布置下村组。本是为村民食品安全着想的好事,但村民具体操办家宴时却不领情,鲜有村民主动报告。

巴南区卫生监督所的陶副所长对此现象也表示很无奈,他说村民操办宴席主动报告不是强制行为,即使不报告也没有什么损失。他认为另一个保障农村食品安全的办法是规范“红白喜事一条龙”。

没有营业执照,没有固定场所,餐具消毒卫生马虎,餐饮制作经常是露天作业,这些都是现在农村一条龙存在的问题。陶副所长称,目前还没有一个部门管理这些“一条龙”,同时在法律法规上也存在约束管理“一条龙”的法律空白。

养宠
环保新闻
传感器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