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养生

夜读华人亲历沙特防控MERS

2018-12-07 03:05:49

夜读:华人亲历沙特防控MERS

5月底输入的中东呼吸综合征(MERS)病例搅乱了大家过“六一”的好心情。心中充满忧虑的伙伴们将槽点砸向了管不好本国“密切接触者”的韩国政府,以及隐瞒接触史、执意要到中国出差的K某。

吐槽很解气,吐完槽得按图索骥。韩国20日出现的首例MERS患者一个月前去过巴林、沙特阿拉伯等地。说到底,东亚MERS病毒还是来源中东。那么在大批中国人居住和往来的中东,特别是沙特,MERS有多猖狂?沙特在管控MERS上栽过那些跟头?

MERS是一种由新型冠状病毒引发的呼吸道疾病,2012年在沙特发现首例病例。同为冠状病毒、同样能引发严重的急性呼吸道综合征,以及大街上流行的似曾相识的白口罩,这种相似性让经历过SARS的中国人难以不心生警惕。

新研究发现,MERS病毒可能由骆驼传染给人,而骆驼自身带有这一病毒时并不一定出现征兆,这增加了这种可能的人畜间传染风险。MERS病毒感染者多会出现严重的呼吸系统问题并伴有急性肾衰竭。与SARS一样,目前尚没有专门针对MERS的疫苗,也无有效的抗病毒药物。

对比两种病毒,MERS具有更高的病死率,而SARS的传播能力比MERS强。据世卫组织数据,截至5月25日,MERS在全球有1139个病例,其中包括431个死亡病例,病死率为38%;而2003年春季暴发的SARS全球累计有8422个病例,死亡人数为919,病死率为11%。从传播速度和广度来看,SARS在几个月内比MERS在三年内感染的人数多得多,所至国家和地区(31个)也多于MERS(除中国之外24个)。MERS病例表明,当前并不存在持续的人与人间传播以及空气传播。

世卫2015年2月发布的MERS病例国别分布图。截至目前,至少已增加韩国和中国。

【MERS峰值】

新华国际客户端采访中资公司驻利雅得员工了解到,在沙特,MERS肆虐猖獗的时期已经过去,现在当地和外国居民生活正常,并没有受到太大影响。

华为公司常驻利雅得的员工马凯回忆说,MERS疫情出现后,自己的曾经常收到沙特卫生部门的短信,提醒接收者注意个人卫生,如勤用消毒皂洗手,减少用手接触眼口,避免接触感染人群,在聚众场合戴上口罩,保障身体营养摄入和睡眠充足等。

“但从去年9月后就没再收到卫生部的提醒了,倒是时不时会收到有关恐怖袭击威胁的预警,”马凯说,“卫生警告发得频繁的时段是2014年4、5月份。”

世卫统计数据描述的情况与马凯感受相符。从2012年2月至2013年3月,世卫每周接到的通报数量零星;2013年3月至2014年3月,每周通报数量基本为10以内;然而,在2014年的4、5月份,MERS疫情陡然加重,每周通报数量超过30,一度达到110左右;2014年夏季至2015年初,疫情又恢复到了之前每周10例以内的态势。

华为常驻吉达的员工关羽告诉新华国际客户端,MERS在沙特并没有像SARS当年在国内那样造成恐慌,“就算去年疫情严重时候,我们的生活基本如常,无论是在这儿的中国人还是沙特当地人,内心都没有出现恐慌,但我们都有意减少外出和避免与动物及动物制品接触。”

【沙特的跟头】

在经过两年的平缓期后,MERS病例何以在2014年“喷发”?疫情得到控制又是经过了那些措施?

世卫在一份报告里确认,2014年春季的疫情峰值主要发生在沙特和阿联酋两国。据新华国际客户端了解,当年4月底,沙特因MERS死亡人数累计破百达到102,而当年6月初,死亡人数激增至282,这短短30多天内的数字超过了之前漫长的两年,也超过了之后的一年(沙特2015年3月初通报本国MERS死亡病例为402例)。

世卫报告说,当时沙特、阿联酋乃至伊朗的几次疫情暴发都发生在医护场所内,感染者既有医护人员也有病人,医患间和病患间传染是“重头”。报告还指出,在高峰过去后的一段时间,沙特塔伊夫、朱拜勒、利雅得等地医院仍出现此类传染事例,这表明医护场所是疫情管控的敏感地带,而沙特一些医院没有严格遵循必要的防空措施,而“有法而不依”是疫情扩大的罪魁祸首。

那么问题来了,在护理MERS病患上,到底有那些“法”,值得刚被输入疫情的国家注意?针对MERS的四个诊断阶段,世卫给出相应建议:

MERS早期症状并不具特异性,病患在早期并不一定能被确诊,因此卫生保健工作者针对所有病人采取标准防护措施,无论其诊断结果如何;

在向出现MERS病毒感染症状者提供医护时,除标准防护措施外还应当增加飞沫防护措施;

在向MERS疑似或者确诊病例提供医护时,应当另外采取接触防护措施和眼睛保护措施;

在进行可产生气溶胶的操作程序时,应当采用空气防护措施。(徐晓蕾、杜健,新华国际客户端报道)(新华国际)

天津到海南海口海运
遮阳网价格
挖岩机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