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网络

希腊减债50EFSF扩容银行资本重组

2018-12-07 01:02:23

希腊减债50% EFSF扩容银行资本重组●

中国建材视点:,在灭火的时候,有人浇水,有人浇油,有人是往火苗上改床被子

欧洲银行市场发债能力下降。

歇会三天之后,欧盟峰会总算在关键问题上拿出较为一致的解决办法。

据海外媒体报道,26日闭幕的欧盟峰会经过长时间讨论,在解决欧债危机的三大问题上已经基本达成一致意见。其中包括,私人部门债券持有者同意承担50%的希腊主权债务减计;2012年6月底前将欧洲主要银行的核心资本充足率提高到9%;将现有救助机制的规模放大到1万亿欧元。

此外,欧洲理事会常任主席范龙佩(微博)27日凌晨表示,欧元区领导人还敦促意大利加大力度巩固财政,实施进一步的经济改革。

受访人士昨日向南都分析认为,尽管此次达成的一揽子协议将使得希腊的问题暂时稳定下来。但鉴于种种原因,欧债危机的前景仍不明朗。

三大措施出台

尽管此前曾有报道称,欧洲银行业代表将拒绝接受超过40%以上的减值协议,但法国总统萨科齐在布鲁塞尔欧盟峰会后在招待会上宣布,已经和私人部门债券持有者(银行等金融机构)达成协议,后者同意承担50%的希腊主权债减计。

市场人士表示,此番决意达成后意味着欧盟希望的2020年之前希腊债务占G D P比例降至120%的目标更有可能实现。欧盟预计,希腊债务占G D P比重将于2013年见顶,达到186%。相关媒体披露,这一成果的达成相当不易,欧盟峰会谈判超过9个小时,后欧盟领导人为了打破僵局,采用非常规手段,将代表超过450家金融机构的国际金融协会(IIF)董事总经理达拉雷带入会场才终有所突破。

德国总理默克尔随后亦表示,由于银行等私人部门债券持有者同意减计50%的主权债,欧盟将再向希腊政府提供1000亿欧元的救助贷款。默克尔在招待会上说: 我们的目标是2020年希腊的债务对G D P比下降到120%,现在一个50%的减计协议已经达成,所以在这个基础上,我们将实施一套新的价值1000亿欧元的救助方案。

此外,在银行业资本重组方面,欧元区各国已经达成9%的一级资本充足率共识,欧元区银行需要在2012年6月前达到新的资本充足率要求,不过具体细节需要在11月欧盟各国财长会议上终确定。

尤其值得关注的是,欧洲金融稳定机制(EFSF)的两个方案也在峰会上得到落实。据海外媒体报道,其中之一是将杠杆引入,用E FSF为部分问题国家债券提供20%左右的担保。此外,新的E F S F规模将达到约1万亿欧元(约1.4万亿美元),新的EFSF将在11月准备就绪。另一套方案的进展则相对迟缓,该方案目标是创建一个特殊目的工具(SPV )吸引私人投资者和主权基金,用于担保购买意大利和西班牙国债。

据悉,法国总统萨科齐周四曾经致电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讨论中国如何支持欧元区特别投资工具事宜。

前景依旧难料

不过,这一结果仍旧未让市场彻底满意。

在希腊债务的减计问题上,无论是欧洲政府、IM F还是欧洲银行均陷入两难境地。申银万国分析认为,欧洲银行等私营债权人投资希腊债券,本为获得投资收益,不料却承担亿欧元甚至更多的损失,从而导致自身资本充足率不足,甚至面临破产清算。因此出于利益考虑,银行不愿接受55%以上的减计比例。但在欧洲政府和IM F这边,由于财政不统一导致救助资金匮乏,甚至一度希望私营部门承担超过60%以上的减计比例。

有分析人士昨日认为,鉴于50%的减计比例是一个妥协的结果,不能寄望这一方案能够一劳永逸解决希腊债务问题。

东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邓世安昨日向南都分析认为,尽管是一个阶段性的成果,此次达成的一揽子协议将使得希腊的问题暂时稳定下来。但欧债债务危机未来将如何解决,现在仍不太清楚。 因为其他四个国家的债务差不多是希腊的17倍,银行仍旧担心其他欧洲四国的财政,如果其他国家看到希腊50%的债务不需要偿还,他们的人民会不会要求政府也跟随希腊的做法?所以这个是不明朗的地方。

除此之外,由于新的框架要求欧元区银行在2012年6月30日前将核心资本充足率从现有水平提升至9%,这毫无疑问将对银行业资本筹集带来巨大压力。峰会后,欧洲银行管理局公布了银行资本重组的规模,认为资金缺口为1064亿欧元。其中,790亿来自外围国家,多的依次是希腊300亿,西班牙262亿,意大利147亿,葡萄牙78亿。法国资金缺口88亿,德国52亿。

昨日日本央行行长白川方明对这一解决方案发表评论时也强调 单独欧盟协议不能解决该地区问题;欧债问题扎根很深 。

申银万国李慧勇强调,财政一体化、走向更紧密的联合是解决欧债问题的长久之计,但是财政一体化是在平衡过程中痛苦的一环,需要强化各国财政监管,改革和财政紧缩是不可避免的,经济短期阵痛但长期受益。李慧勇认为,欧盟峰会提出的方案仍只能暂缓危机而不能根治,欧洲只能通过加强内生增长动力走出危机,希腊等边缘国家需要通过提高劳动生产率、振兴产业来提高竞争力,而德国等核心国家在享受欧洲一体化成果的同时,需要加强对其他国家的外溢效益和财政监管。

鸡西煤机厂
可下钱的捕鱼游戏
广州美甲培训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